22
  • 有‧無‧存在-黃郁生版畫展

    142 views 6 months ago
    「質疑的態度」是作者創作研究的原動力:對生活週遭的質疑、對社會價值觀的質疑、對環境遭受破壞的質疑,以及對人性惡鬥、虛假的質疑;這些質疑直接影響的是作者內在的焦慮與對外在的恐懼心理,在焦慮與恐懼的交相作用下,最終歸結於對自我存在的質疑,創作的內容也一直圍繞在一個懷疑的「自我」──是我、非我,有我、無我,存在的我或不在場的我,顯現的我或隱藏的我。

    「象徵」、「隱喻」在作品中的運用,呈現作者「隱匿」與「缺席」的意涵,參照於Jean-Paul Sartre 的觀點是:「虛無」不等於不存在,它正是意識本身,而意識是極其主動和富有創造性。意識的虛無性,主要是指它總是隱而不顯,並具有將一切存在加以虛無化的無限潛在能力。意識靠其對於他物的虛無化而實現其本身的真正存在。一切「存在」,在未被意識虛無化以前,都只能是「自在」,不是真正的存在,不是「自為」。意識的強大生命力,就在於它無時刻地將異於其自身的存在加以虛無化。為此,一切存在的真正本質,都有待意識自由活動中的虛無化過程,才得顯露出來。(Jean-Paul Sartre 〈1943〉陳宜良譯《存在與虛無》頁10 高宣揚導讀) 依上述觀點,畫面中作者刻意的隱匿與缺席是作者意識的強大生命力,將異於自身存在的事、物加以虛無化;換句話說,是作者將環繞於週遭非自我的「物體」、發生於身邊非自我但卻真實存在的「事件」,經虛無化的過程,而流露作者真正存在的本質與自我真實的面貌。

    作者選擇了事物為描繪的對象,藉事物的存在以承載虛無,藉物件以否定的態度質疑自我的存在;在作者作品畫面中的物件,是作者自我以一個物理對象而存在,是一種「在己存有」的狀態;但在選擇物件與創作的過程,又加入作者意識的參與,將作品的內容推向「對己存有」,正因為意識的運用而呈現虛無化的作用,正因為作者的期望而呈現真實的狀態──物件隨意的擺置、任意的散落,最後是作者的缺席與「不在的呈現」。在作品中呈現生活週遭混亂的景象、社會環境悲慘的事件,這些圖像或影像都僅是真實世界中的微弱顯象,但存在於真實世界中的亂象與事件,卻還是依舊不斷的繁衍滋長著,甚至是與日俱增;在真實世界裡無比巨大的虛假現象中,作品所傳達的也只不過是另一個「假象」──正因為作者自我的缺席與隱匿,作者躲藏在現象裡,藉浩大的現象遮掩內在不安、焦慮、恐懼的心理;我們很容易的從「批判」與「否定」的角度出發,因為批判與否定是創意的動力來源,但又更容易的、不自覺的陷入被批判與否定的對象中。當我們否定了這世界的真實與實在,其實同時我們也否定了自我。Martin Heidegger總是抱持較正面、積極的態度,他認為:「人的實在」總能超越現象走向它的存在。…

    作品中作者的缺席與隱匿,並非表示作者的不存在;而是正因為「意識」的作用,作者呈現超現象的存在,並在作品中尋獲妥切的位置──隱匿與躲藏。

    「意識」是人之所以是人的特徵,它不是實質性,它是純粹的「呈現」,即是說,意識是一型特別的存在,它本身是空的,如果說它有內容,那麼此所謂內容只是它所意識到的對象而已。去意識就等於去意識某某東西,故意識一方面指向它自身之外的東西,同時又將自己與此東西分開來。在創作上,意識也伴隨著潛意識扮演著無限想像的腳色,藉圖像展露於畫面。

    從懷疑自我的「存在」出發,到自我的「虛無」,作品中看不到一個實在的自我,但作品的意涵卻又指向一個「存在」的自我。一系列題名「自畫像」的作品,沒有一件看得到作者的畫像,卻盡是生活中的瑣碎,工作的材料、瓶罐、工具,辦公桌上堆疊未處理的文件,還猶豫是否丟棄或存檔的資料;畫面中作者的形象不見了,在失去自我的情境中,取而代之的是圍繞在周邊的事物,藉無秩序、隨意放置的事物以象徵一份隱藏的自我意識。Hegel說:象徵就是不從直接的含義而從更一般的含義來把握一種存在。依Hegel的說法,在作者畫面中所呈現的事物圖像是一般的含義,而所影射自我內心的意識則是直接的含義,最終指向一個存在的事實,這個事實是無奈的、是恐懼的、是偽裝的、是悲觀的。

    「象徵」經常是包含兩個方面:一個是表面上事物的含義;另一個是隱藏不見的真正內容意涵;兩個方面必然存在某種不一致、不相稱,但又在某一點上是相關、相互一致的緊張關係,缺乏這某一點的一致性,象徵性就不存在。在作品畫面中紛亂、無秩序堆疊的事物正是作者心情最好的寫照;也正是此一致性,讓作品的象徵意義存在。Basch說:了解象徵最好的方法就是考察隱喻,因為在隱喻中,詩人却具有一種幻覺,並把這種幻覺傳遞給讀者,這是把兩者視為同一 (蔣孔陽主編《十九世紀西方美學名著選》頁 587) 。一個隱喻是用以聯結兩個好像毫無相關的事物,製造一個修辭上的轉義;A.I. Richards 1936年的著作《修辭的哲學》一書中指出,隱喻的組成有兩部分:1.主體(Tenor),指作者欲描述的主題;2.載體(Vehicle),指的是用來描述意義的憑藉。所以,在作品中,心象是主體,而現象是載體。象徵與隱喻其實具有異曲同工之妙,象徵較偏重於造形藝術符號上的運用,而隱喻則較屬於文學、修辭學的範疇。把象徵和隱喻視為相同的創作手法、相同的思考邏輯,應是較為妥切的作法。

    創作發展的脈絡,常是源自於生命體的成長、發展與消亡,而生命體的發展又受制於人文、環境與社會現象的牽絆。創作常處在現象裡掙扎,欲掙扎而產生「矛盾」,投射在《虛無存在系列》作品上的矛盾-----是相對於隨意擺置、任意散落的物件-----是一扇結構嚴格、刻意安置的鐵窗;在反應、對抗、衝突之後的鐵窗內,覓得一處孤立與疏離的空間。就在這空間裡創作。 Show less
    Read more
  • Uploads Play all

    This item has been hidden
  • 藝術家音像紀錄導覽DVD Play all

    This item has been hidden
  • This item has been hidden
to add this to Watch Later

Add to

Loading playlists...